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玫

活着,只如一朵小花,静静吐蕊、绽放、风干,最后土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悠长的呼唤  

2009-04-16 23:07:55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 乡村的幕色来临,当晚炊袅袅婷婷升腾时,西边的太阳就娇羞成一团温柔,她涌出的慈爱,抚摸着大山、小溪。远处近处的景物都赶在夜幕降临之前努力地挽留着清晰,静的凝固成画,动的摇曳成诗。

      天上的鸟飞倦了,说不出是悠闲还是疲倦,每逢此时,村路上传来收工者的欢声笑语,村子里也就想起了此起彼伏的唤儿声,那淳朴土气的呼唤声中,妈妈的大嗓门在街中央格外嘹亮:“霞儿哎——”不管疯在哪里,我一听这声呼唤,似乎就闻到了饭香,慌忙答应着回家,否则,这呼唤声就会一阵儿紧似一阵地发慌,甚至会带上哭腔,当时,父亲在外地上班,不常回家,从小由妈妈和奶奶照看,满大街追着我喂饭,小孩子玩起来不知早晚,没有大人招呼想不到回家,久而久之,我习惯了这呼唤,依赖于这呼唤,在妈妈亲切的呼唤声中,我快乐地成长着。

       忽然有一天,一个伙伴对我说,你妈喊你的嗓音全街都能听到,比大喇叭还响,伙伴们的哄笑,伤了我的自尊,私下里,我不让妈妈再喊我,可她已习惯了那种呼唤,听到那悠长的呼唤,我不高兴,也不再答应,于是,那呼唤就一声声多出许多的不安,一会响到这儿,一会儿响到那儿,直到她看到我站在自家门前。

       我总说,我自己会回来,你别再叫我了,别人会笑话的,过了一段时间,她改变了找我的方式,往往在我应该回去的时候,默默站在门口张望,等不来我,就四处询问。

       时光飞逝,等我们到城里后,妈妈还沿袭着她的这一优良传统,做好了饭后,她就常常坐在街门口的门墩上等我下班回家,一到下班的时间,只要我清晰地望见家门,我也就望见了门口的妈妈,她一边故作悠闲地看似在瞧街景,实是在艰难地望着前方,在用一种习惯的方式,期盼着我的出现,这个画面是人间最美的一个画面,很久以来,这共溶共济的和谐,将我的心揉得暖暖的,我感慨很多,每每见到,就像重新回到了童年,多少年前的场景,都会在顷刻之间跳到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 妈妈离家已是两年了,千里之外的她,每天会打来长途问长问短,人常说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而现在却好像成了“母行千里担忧儿了”,没有妈妈在家的日子里,我学会了做饭,学会了料理家中事务,学会了坚强地生活,现在每天下班回家,虽看不到妈妈等待的身影了,但我还是会朝那个位置望上一眼,妈妈的音容也会瞬时浮在眼前,看到电话,我会感知妈妈在线路的那一边,那焦急、期盼的眼眸,还是随音传来,一如昨天,看到傍晚的夕阳,我就莫名地激动,我常想:也许,妈妈早将那份悠长托付给了夕阳,在每一个日落的余辉里,静静地把温暖洒向儿女的心田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