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玫

活着,只如一朵小花,静静吐蕊、绽放、风干,最后土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恋一张床  

2009-04-23 22:32:06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长达三个多月的医院陪护生活,感慨万千中,常让我回想病床前久不成眠的日日夜夜,那时候是多么渴望能有一张哪怕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供人平躺的床啊!

    突如其来的遭遇也让我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不知所措,人的生命是何等脆弱,亲情的缠绕使我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辗转奔波途中。

       刚入医院时,在ICU重症监护室走廊里渡过了四个不眠之夜,妹做了气管切开术,随后转入神经外科监护病房,当看到躺在床上还没有苏醒过来的妹妹浮肿的脸,和身旁呼吸机的一起一伏的呼哧声,只是无声地难过着,妹妹要渡过这一关,该是需要多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的啊!妹妹醒来后看到在场的亲属们,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宽慰的笑容,她已把这生的希望寄托在亲情的力量上,那目光中传递的一份信任,一份饱含着期望的眼神,让我力量倍增,从一个病房转到另一病房,从一所医院转到另一所医院,我始终不离病床半步,白天抽痰、测体温、量血压、观察血氧、往胃管里打饭,黑夜坐在床边伏床小睡一会,长期得不到休息的双腿开始出现浮肿,身疲心累,在北京医院的那段时间,也去医院附近的民居里找过出租房,只是当我们谈好时,却由于转院而放弃了,也和同病室的邻床大妈共挤过,也在医院的走廊里躺下过,也有用两个凳子搭起过,也有坐快速公交十几站地到妹妹的同学家待过,医院的日子一天天地过着,病床一个个换着,可对于能供休息的床的向往一天也没有中止过,但我却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只是想,只要妹妹好了,那这些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呢?最让我难过的是妹妹由于病痛心情不好时的指责,一般情况下我都默默地任其发泄着她的不满,但回想起来我还是有一次放声地大哭起来,为妹妹的病痛,为自己的伤心,还是为心里的压抑,我也说不明白,只是在那一时任由眼泪肆意流淌着,好像要把多年的怨恨、委屈、不幸都一下子哭出来了似的,看到妹妹在我的陪护下渐渐康复,心里还是会有一丝喜悦,此时那梦想中的床还时时在脑海里萦绕着,挥之不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